howtogetabitcoin

how to get a bit coin


经过几个月的尝试,我发现 马丁策略并没有说的那么糟糕。


  它是一家专注于报道全球行业趋势和采访市场名人的外汇新媒体。


  说到马丁的策略,这是一个很容易得罪人的策略。


  事实上,它在外汇行业引起的争议最大。


  据我估计,使用马丁 的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不管是自动EA的广泛使用,还是加入人工主观交易,马丁策略的使用量之大,我认为都超出了预期。


  无论如何,马丁的 加仓策略是交易界最基本也是最常见的源头策略,但它的表现方式却不尽相同。


  比如,在基金定投 领域


  所有的基金公司都会告诉投资者,要注意反复盈利的价值。


  大家拿出一部分工资,每月以固定的形式投资于基金。


  假以时日,十年、二十年后,你一定会获得非常丰厚的收入。


  我想这就是马丁策略的基本应用。


  在股票领域,也是如此。


  如果股票被套,是割肉还是扛肉?有一句话,叫做做加法摊低 成本


  所以,股票跌得越多,加仓越多,持仓成本就越低。


  这种方法也就是马丁策略。


  既然这个策略在基金和股票领域被广泛使用,为什么不能用在外汇交易中呢?加仓摊薄成本,等待价值回归,思路上没有问题。


  外汇交易的高杠杆,是马丁策略潜力的充分发挥。


  当然,我们要做马丁策略的 风险


  在这个世界上,目前确实很难找到一种简单有效的策略来打破平衡。


  与风险的 确定性相比,马丁策略带来了相当大的确定性。


  我们说,在金融交易中,总会有正负的守恒。


  正 的是收入。


  负的是风险。


  这是一对孪生兄弟。


  收益越确定,风险越确定。


  最近几周,小编把大量的 精力放在了自动交易的编程上。


  作为EA编程的新手,小编从2019年9月开始投入精力学习和编码,到现在已经 七个月了。


  七个月的编程 水平自然不是很好,所以我把研究对象先放在趋势突破上,然后转入马丁策略的研究。


  现在,我已经开发出了第一款高收益的马丁策略型EA。


  作为一个经常写交易文章的人,我不知道马丁的风险在哪里。


  因此,我对马丁的加仓细节做了一些处理。


  它成为我的第一个正式版本的EA。


  也许是类似于爱因斯坦的小板凳的东西。


  在我的朋友圈里,对这个策略褒贬不一。


  这很正常,毕竟是马丁。


  比如,有人说,周老师,你成功地从一个月2%的极致到一个月40%的极致。


  也有人说,这条路是一条注定没有意义的路。


  明知道马丁没有前途,为什么还要去研究它。


   褐皮书显示,许多地区的企业都提到了不断上升的成本 压力,许多联系人 指出 供应链瓶颈是罪魁祸首,并表示至少在短期内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下去。


  不过,许多人预计供应链挑战将在今年晚些时候 消散,这将缓解成本和价格压力。


  “ 鲍威尔和其他美联储官员表示,更加光明的经济预测和短暂的通胀上升不会影响货币政策,在危机结束之前,美联储将继续提供支持。


  周三在华盛顿经济俱乐部发表讲话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我认为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增长更快、创造就业机会更多的时期,这是 一件好事,我要指出的是,仍然存在风险,主要风险 肯定是新一轮感染 激增,可能来自一种更难治疗的变异毒株。


  ” 经历过了3个月的 封锁期,非必要商店于4月12日重新开放,导致 零售 目的地客流量激增。


  零售市场研究公司Springboard周一表示,截至4月17日的一周内,零售目的地的客流量比前一周激增了88%,年均客流量增长了四倍多。


  这提振了人们对英国经济将大幅反弹的预期。


  Springboard表示,上周客流量的增加意味着,英国所有大型商超的客流量与2019年水平之间的差距在一周内缩小了超过一半,回到了 2020年封锁后的两个月的水平。


  Springboard指出,尽管上周有了很大改善,但客流量仍比两年前下降了25%。


  2020年 2月份,英国GDP 月率达到了峰值,今年2月份的GDP月率比该水平低了7.8%。


  凯投宏观预测,到7月份大多数部门都已完全开放,GDP月率将仅比2020年2月的水平低3%,并在年底回到2020年2月的水平。


     人民币 在未来一年仍有小幅升值空间   第一财经:所以在这个基础上到底是人民币在升值,还是美元在贬值?   陈东:如果这样讲的话,实际上我认为更多可以理解为是美元在贬值。


  比如从汇改之后,特别是2017年以后,人民币就像刚才讲的对一篮子货币实际上是基本稳定的,从指数来看的话,大概在最低的可能到达93,最高就是97多一点,现在 就在97多一点的位置,基本上就在这个区间里边运动,但是美元对人民币实际上它的波动要大很多。


    第一财经:央行出手做了一些调控的基础上,您认为未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可持续性有多大?短期内就在6.3、6.4这个区间运行了吗?  陈东:如果我们说在未来比如说12个月里边的话,我们目前的预测是人民币对美元大概到6.3这个位置,实际上还有小幅升值的一个空间。


  如果说更长的维度我们说5年到10年维度的话,我们认为人民币可能 还会对美元有比较稳步的比较明显的升值,这是 有可能的。


    疫情持续小规模 爆发或将扰动投资和增长预期  第一财经:另外我们看到最近东南亚的疫情持续的在爆发,可能会对中国有一个什么样的影响?尤其是我们看到最近广州这些沿海城市已经开始有疫情的反复。


    陈东:这一轮跟之前的几次小规模的爆发可能有类似的地方,在大量的 人口必须要接种疫苗完成之前,这样的小规模的爆发几乎是无法避免的。


  因为你只要有人口的小规模的流动,你总有一点漏洞,它就可能一下子爆发出来,那么它 就会对某一个地区带来直接的经济的扰动。


  但它更恶劣的影响在哪儿?就使大家所有的人总是处在一种非常谨慎的这么一种思维状态里边,那么最后就会抑制内需。


  所以我觉得要进一步的推进经济的复苏,特别是推进内需的改善,疫苗是重中之重,一定要快速的把疫苗推出,然后实现至少百分之六七十的人口能够免疫,形成这个群体免疫,那么这个时候之后我们才可能避免这种情况反复的出现。


    集中度高的一线城市房地产仍有刚性需求  第一财经:银保监会发布了数据显示,截至4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总体是同比下降了0.5个百分点,也就是贷款集中度方面,政策效应确实有了显现。


  但是我们看到其实整体来看,现在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还是比较火热的,所以您怎么来看接下来的一个整体的房地产市场趋势?  陈东:首先一线特别是一线城市房价继续的上升,它有它的基本面的一个因素。


  因为这些一线城市基本上根据定义,它就是人口密集度是最集中的,然后财富也最集中的这种地区。


  那么大家确实有这个刚性需求,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就是说要扭转人们的这种预期,你可以想见是一个多么漫长或者是多么困难的一个事情。


  因为从人口结构上面也看到人口的快速增长的时间也过去了,然后人口在往这些大城市聚集,那么相对来说,低线的这些城市,它们的人口有可能有些是出现净流出的。


  在这些地方它的房地产的价格我们认为没有道理持续地上涨。


  最后还有一个从国家的经济安全的角度来看的话,我们认为抑制房地产里边的信贷水平,就是它的杠杆率水平,是一个关系到我们国家经济安全的头等大事,所以我认为坚持这种“房住不炒”的政策还会继续坚持下去。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