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

油價


阅读名言,理解行话对于那些新进入 货币市场的人来说,最大的困惑来源之一是货币 报价的标准。


  在本节中,我们将介绍货币报价以及它们在 货币对交易中的作用。


  阅读报价当一种货币被报价时,它是与 另一种货币相关的,因此一种货币的价值通过另一种货币的价值来反映。


  因此,如果您想确定美元(USD)和 日元(JPY)之间的汇率,报价会是这样的。


  美元/日元= 119.50这就是所谓的货币对。


  斜线左边的货币是 基础货币,而右边的货币称为报价或对应货币。


  基础货币(在 本例中,美元)总是等于一个单位(在本例中, 1美元),而报价货币(在本例中,日元)是这一个基础单位在另一种货币中的等价物。


  报价意味着1美元=119. 50日元


  换句话说,1美元可以买119.50日元。


  官员们料将继续表示将在“ 一段时间内”继续购买资产,直到 2023年下半年美联储才会考虑加息。


  他们可能会重申疫情还在持续, 缩减政策 为时过早,需要再观察 几个月经济数据,才能判断经济的真实状况, 尤其是要看到 6月份的非农 就业数据。


  不过,如果像本周这样的通胀数据继续增加,情况可能会开始改变。


  其中,卡普兰的 讲话将是关注重点,因为在整个美联储内部只有他比较 鹰派,而且过去几周他的讲话引发过美股抛售、 美债收益率上升。


   他在上周的讲话中仍警告,美联储应该尽早 讨论缩减债券购买。


   美联储此前表示,美国经济必须在通胀和 劳动力市场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时才会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规模。


  而美联储副主席夸尔斯上周指出,尽管最近消费者价格指数的上涨表明,通胀方面的考验已经通过,但劳动力市场的情况仍未达预期。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官员 布拉德提到就业市场的下行风险,但他是众多支持及早讨论缩减QE的官员之一。


  布拉德认为,缩减QE的讨论是基于疫情何时得到充分控制的判断,具体要看6月份FOMC会议的决定。


    一边看衰经济,一边又要求尽早讨论减码刺激,他是怎么解释的呢?  布拉德认为,美联储在就业 目标上已经取得了不少进展,但还未完全达标,一味等待就业和劳动参与率全面复苏 可能是徒劳的,他表示:  “尽管经济和GDP都在飞速增长,我仍不确定就业情况是否会随之好转。


  但如果我们认为疫情已经结束并开始讨论改变 货币政策,可能会更好。


  ”  他依然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每月新增就业人数不会高达100万。


    相比之下,布拉德对通胀的看法似乎相对温和。


  他预计2022年前通胀将持续高于2%的目标,但在他看来这完全符合美联储在经济反弹时推高价格的目标。


    他补充称,他对美联储去年夏天推出的新政策框架非常满意,因为该框架高度容忍一段时间内的高通胀,以便追求充分就业。


  他表示:  “只有用高通胀弥补一段时间的低通胀损失,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平均2%的通胀目标。


  ”  一些经济学家、投资者和很多共和党议员对美联储提出批评,称美联储可能会被迫大幅调整路线,以防止上世纪 70年代那样的通胀螺旋式上升出现,布拉德对此进行了强烈回击:  “我觉得不太可能看到70年代和80年代初的通货膨胀那种爆发程度。


  我们现在处于完全不同的状态,我们正在实施的货币政策策略是正确和合理的。


  ”  在谈到未来的加息时,布拉德表示,美联储将谨慎行事,只有在资产购买计划结束后才会将利率从超低水平上调,而这与金融危机后使用的“战术”大致相同。


   上周五隔夜 逆回购升至 历史次高:上周五美联储隔夜逆回购 工具的使用量攀升,仅略低于上周 创下的历史 新高


  42家参与方的使用规模为4833亿美元,超过周四的4791亿美元,接近5月27日创下的历史新高4853亿美元。


  PraveenKorapaty牵头的 高盛 策略师在一份研报中表示,如果不对杠杆率规则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银行业将继续通过将资金导向货币市场基金来限制存款流入,渠道可能是美联储的隔夜逆回购工具。


  财政部一般账户的减少和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增长一对一进入逆回购市场,意味着余额可能接近1. 2万亿至1.3万亿美元。


  不过高盛策略师采纳了更为保守的看法,假设三分之二通过逆回购,意味着交易量在1万亿美元左右见顶,准备金余额到年底将达到约4.2万亿美元。


  美联储隔夜逆回购工具完全不提供收益,但由于美元融资市场流动性泛滥,对逆回购的需求与日俱增。


  这可能是联储最终缩减量化宽松政策的前兆,逆回购需求越大,对金价可能的威胁越大。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