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psistockmarketprices

pepsi stock market prices


美国共和党准备就 拜登的基建 计划提出6500亿美元的 提案】FoxBusiness援引知情 人士报道称,温和派美国参议院共和党人正在起草一份规模缩减的基建计划提案,这是他们寻求与拜登就范围更窄的一揽子计划达成协议的开端。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份提案的规模约为6500亿美元,接近拜登提出的美国就业计划规模的三分之一。


  共和党参议员们预计将在“5月休会期间”公布这一提案。


  【 中国 2月所持 美债增至2019年7月以来新高, 日本所持美债份额创历史新低】美国财政部月报显示,中国2月所持美国国债增加90亿美元,连续第四个月增加——创2017年以来最长连增月数,至1. 1万亿美元,创2019年7月份以来新高。


  日本2月减持美债185亿美元,为最近七个月里第六次下降,至1.26万亿美元,在美国政府债券中占比降至5.9%,创历史新低。


  外国2月所持美债总量降至7.1万亿美元。


   2月份,恰逢美国国债录得1980年以来最差季度表现,彭博巴克莱美国国债指数仅仅2月份就下跌1.8%,10年期美债收益率曾在2月25日涨至1.6085%,当月累计上涨约34个基点  美联储 重申:就业优先  美联储副主席 克拉里达(RichardClarida)周三表示,相对于通胀而言,他更 担心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健康状况。


  他认为未来几个月美国通胀可能会进一步上升,然后在今年晚些时候有所放缓。


  他补充称,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


    克拉里达当天出席了全美商业 经济协会的活动,他对最新通胀数据的强劲势头略感惊讶。


  “重启20万亿美元的经济体所需的时间,可能要比关闭经济所需的时间更长,供应可能也需要更长时间才能达到被抑制的需求水平。


  ”他说。


  克拉里达重申,随着经济重新开放,物价上涨将是一次性的,并对通胀产生暂时影响。


  2022年和2023年的通胀率将恢复到或略高于我们2%的长期 目标,这符合美联储的新政策框架。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根据美联储去年提出的平均通胀目标(AIT)框架,美联储致力于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实现通胀率适度高于2%的目标,使长期通胀预期保持在2%的水平。


    自去年以来,美联储将隔夜利率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并每月购买至少12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债券,以使经济从疫情中平稳 复苏


  在4月利率决议中,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重申宽松政策立场,直到在充分就业和2%平均通胀目标取得“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


    克拉里达表示,“经济离我们的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要取得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没有暗示他希望就何时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展开正式讨论。


  当被问及是否是时候缩减QE时,他回答道,“还没有(notyet)”。


    与克拉里达类似,近期多位美联储官员均强调了恢复劳动力市场的重要性,特别是在4月非农报告不及预期的背景下。


  新任美联储理事沃勒(ChristopherWaller)上周表示,现在谈论撤回央行对经济活动的支持还为时过早,他强调,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过去一年仍有800多万个工作岗位有待恢复。


  沃勒预计今年美国经济增速有望达到6.5%,通胀率为2.5%。


    回顾历史,美国上一次出现持续物价上涨是在40多年前。


   上世纪70年代,由于布雷顿森林体系终结和石油危机,美国通胀率持续走高,并在1980年达到13.5%的峰值。


  当时美国除了依赖进口石油,经济与全球的关联度并不高。


  大多数消费者购买的商品都是在美国制造的,美国工人的工资在工会的支持下不断上涨,石油危机和收入上升的共同作用造成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通胀潮。


    这一次美国会重蹈覆辙吗?不少人有这样的担心,前美国财长萨默斯认为,拜登斥资4万亿美元重塑政府在美国民众生活中所扮演角色的计划选择了正确的目标,但却给正在从大流行病中快速复苏的美国带来了通货膨胀风险。


  “我担心进步派有做过头的趋势。


  ”萨默斯在接受采访时说。


  “你需要有进步的想法,但也需要正确的计算,我担心该计划可能会使经济过热。


  ”  资产管理机构BKAssetManagement宏观策略师施 罗斯伯格(BorisSchlossberg)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供应和需求的错位直接导致了物价上升的压力,但他倾向于支持美联储的观点,通胀超频可能是暂时的。


  一方面,美国有足够的生产能力,供应链的问题则取决于疫情防控的形势,随着各国和地区疫苗接种率将逐步上升,这应该不会成为长期的困扰因素。


    施罗斯伯格认为,真正的通胀螺旋往往发生在工资涨幅开始跟上物价水平的时候,现在与上世纪70年代通胀高峰期的区别就在于劳动力定价权,短期看薪资问题不会成为通胀的主要驱动力。


  他预计,随着二季度和下半年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就业市场供需将会逐步趋于平衡。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鲍尔(LaurenceBall)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戈皮纳特(GitaGopinath)在内多位顶尖经济学家在上周联名发表论文,认为美国通胀上升是“温和和暂时的”,并指出拜登的政府支出似乎并不构成威胁。


  “总的来说,政府用于大流行救助的临时性支出不会导致通胀螺旋上升。


  基础设施、就业和医疗保健方面的额外支出值得关注。


  但由于这些可能会长期分摊(并被税收措施部分抵消),不足以产生对经济过热的担忧。


  ”文中提及。


  

0 Comments